撿起那些看不起的小事,開始堅持下去

(一)

2012年底,羅輯思維第一期視頻節目在優酷上線,我追了好幾年,后來推16年推出的到APP,我是第一批用戶,現在學分超過了750分,并在19年2月參與了第一期得到大學的線下學習。

但實話實話,我并不是特別喜歡羅胖,也可以說他本身就不討喜。

第六季奇葩說,四位導師里,李誕得票數最高,沒記錯的話,有20多票,而羅胖只有可憐的8票,倒數第一,可以說大多數人都不怎么喜歡他,或者說幾位導師相比,大家最感冒的不是他。

但不得不說,羅胖讓人看不起的那種死磕,應該引起我們的正視。

這幾年經濟面臨周期性的調整,許多人突然都出來談創新了,仿佛周圍事情真的是一夜改變,一只只黑天鵝都是突然出現的,但其實黑天鵝早已存在,只是人們在發現美洲之前,誤認為天鵝等于白天鵝。

我想表達的是什么,絕大部分“創新”都不是突然出現的,而是作為大趨勢慢慢顯現出來的而已,我們比起追求創新,不如關注那些長期趨勢,在意長期正確的事,也就是那些不太引人注意的“灰犀牛”。

羅胖每天60秒語音死磕了六七年,最近三年又在得到APP上有一周五天的10分鐘語音,這些其實都是很小的事,說白了也不被人看的起,但堅持做到其實也真的不容易。

我自己公眾號這兩年寫文章很隨意,也沒什么壓力,但16、17年日更的時候,因為嘗試過、堅持過,我知道這么一件小事有多么的不易。

(二)

人們總會居高臨下的去看待一些事物,比如拼多多,這款被絕大多數人視為很low的,賣山寨貨的產品,不曾想到三年居然上市了,市值還直逼京東。

即使這樣,拼多多如今還是被許多人瞧不起,但今年雙十一的銷售額,或許繼續讓一群人大跌眼鏡。

2018年12月,我帶團隊去越南團建,提到越南這個城市,很多人第一感覺也是落后、low。

但懂點歷史的人知道,越南自古以來的勇武,蒙古鐵騎席卷天下都未曾完全攻占掉這片國土,而如今的越南,則像極了剛改革開放時的中國。

(2018-12 越南美奈)

大家如果觀察仔細的話,如今許多服裝、數碼產品的產地,都已經是越南。而放眼東南亞,越南這個落后的國度,其實早已被人有心之人盯上,資本進入布局。近十年在泰國之后,越南也已經過了最佳投資期。

我們看不起的產品、看不起的國家,狠狠的打了我們的臉。

而那些看不起的人更是如此。

他們一直以來堅持的做一些小事,不斷向世界證明自己的存在。

昨晚36氪在納斯達克上市,這家隨著互聯網創業浪潮興起的媒體平臺,用戶雖不少,但大多其實并不覺得有何了不起,因為這個項目并不存在太高的門檻。

但在拆除氪空間之后,2個億的年收入,并且企業增值服務收入超過線上廣告模塊,已經彰顯出36氪的專業、技術底蘊。

(三)

今天看到羅胖的一組照片,十年前后的對比,羅胖自己寫道,十年前不喜歡我的人,我決定原諒他們了,我要是見到十年前這個死胖子,我也不喜歡。

(得到公司減肥海報圖)

還記得他在2016年的跨年演講中,給了個承諾,“這是我最后一次穿運動服做跨年演講,我為自己定做的襯衫和西裝正在路上”。

這兩年,我參加一些跨年演講之外的活動時,看到羅胖也基本都是西裝的穿著,包括今年在得到大學的好幾次活動。而在此前則完全不是如此,比如參加混沌的線下活動時,他都是穿休閑體恤和大褲衩做分享。

而羅胖強迫自己穿西裝,則是無形的去逼迫自己自律,衣服不是炫耀工具,而是約束工具。

我非常認可keepAPP開屏的那句話,自律給我自由。自由不是穿的邋遢,安慰自己舒服就好,其實不過是懈怠。

由于工作原因,我今年去幫一些企業做校園招聘的內部培訓,去到一些國企、金融企業時,不得不讓自己穿正裝,我有次還跟同去的老板抱怨,自己裝西裝襯衣真的是感覺不舒服,其實本質就是身體抗拒約束。

時間是把殺豬刀,但在有些人身上,卻變成了雕刻刀,我們變得不好,能怪時間嗎?

不,只能怪我們自己。

我們絕大多數人,高估自己一年能取得的成績,而低估自己十年能達成的目標。

立個flag:日常工作中,盡量開始著正裝。

作者:

推薦閱讀:

本文 網上賺錢 原創,轉載保留鏈接! 地址:http://www.xjorta.tw/zatan/1114.html

相關閱讀

彩票网站